千木-泠/蛞蝓豆腐

圈名/蛞蝓豆腐
│拜仁慕尼黑│
FO全员,狼队,船铁,亚梅一生吹。
披荆斩棘,在所不惜。
Weus'd a Herz hast wia a Bergwerk.

0821莱万生贺←为Tag贡献摸鱼?
深夜没图力的时候肝的,争取正式的能搞出文画剪辑!【剪辑可能没有】

最后还是暗搓搓的来说一声。
一个拜仁球迷,不敢说多了解情况,不敢说他矿什么什么,也不会把房间刷成黄黑的。
但是很喜欢阿花。是真的很喜欢。
绝对可以说是不公平的吧?阿花不应该得到这些。
他的努力不应该收到这些。
并不是说他狒不好也不说磁卡怎么样,只是心疼阿花。
只是心疼他。

满袖。:

拒绝理解,拒绝理性,只想送一句mmp。


岚:



烟萝猜的八成是对的,kicker的分析我刚才看了,一个思路。


海德尔一直声称并坚信这个决定是出于【竞技上的长远考虑】,说知道花爷肯定会失望但是相信他的职业素养一定会接受这个决定。

海德尔还说这个决定对花爷有好处,因为以后他可以百分之百专注于球队专注于竞技,少受些影响。

无话可说(此处白眼摊手




烟萝引梦:







花爷的队长袖标居然被撸了……我了个去啊……








说实话,提拔磁卡倒正常,某种程度上这可能也是球队希望他能续约甚至终老的预兆。但是这跟直接撸队长似乎没有必然联系啊……








另外让狒狒当队长,我倒不是说对他有什么不满,但这次诺伊尔重伤其实也让我从另一个角度审视了门将当队长这件事,毕竟作为一个卡恩人蜜布冯人蜜诺伊尔人蜜,门将当队长这种事对我而言近乎天经地义。但是换个角度看,如果说队长相当于乐团指挥,而门将相当于鼓手也就是第二指挥,那么如果队长和一门是两个人,某种程度上说其实相当于不把鸡蛋放进一个篮子里,也就是规避了其中一人受伤或者出意外之后全队立马丧失双重指挥官的风险……拜仁和德国队是没办法了(我还真觉得勒夫当初磨叽这么久就是不打算把袖标给诺胖,不过这是另一回事,不展开),比资历比实力比出身比荣誉,再没有别人能胜得过他。但是沙尔克明显用不着这样啊??花爷是实力不足还是资历不够还是没摸过冠军奖杯没见过大场面啊??








疑问说完,来揣测一下未来好了。没灾没病,没有重大失误,也没有更衣室闹事之类的问题就撸队长袖标这种事,要说足坛有没有前科,有,克林斯曼撸卡恩袖标的时候,差不多也是这德行。但是,克林斯曼当时是为了改革,相对卡恩来说,莱曼更符合他的踢法(以及其实我也一直小人之心的觉得他可能也有给队内大佬削权的意思)。如果说特德斯科也是这想法,那么下赛季花爷的主力位置恐怕岌岌可危。但沙尔克的防线吧……说句本来就不咋地似乎过分,但要说有多么铜墙铁壁必须也不现实,这种情况下先从领军人物开刀,是不是也太狠了点?








如果说还有什么原因,那就只剩转会了。但是第一,以德甲球队的习惯,拍了赛季前合照开始了训练之后,一般就不大再卖人了;第二,如果说真的临到赛季前突然卖队长,那这波操作简直可以秒杀隔壁了;第三,以花爷的脾气,就算将来不会终老,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出这种事。所以这个猜测应该可以排除……








从花爷发的通告来看,虽然说不上多么火大,但既然点了教练的名,海德尔采访的时候也提过花爷“很失望”,那恐怕心里还是很不爽的,只不过以花爷的职业态度,不会表达的太过明显罢了。但是如果他真的因此而考虑转会的事,那……我就赶紧下个印号球衣的单好了……QAQ





??????
等等什么情况。我还没反应过来。
干什么的???
他怎么了???理由也是霸气啊???
他什么都没错但这是什么局面???

Elf:

AOK-Wettbewerb- Philipp Lahm – Und nun

嗷嗷嗷要爆炸了这个AOK宣传视频可以说是你短有史以来最可爱的视频了我也就循环了10遍而已

翻一下你短台词:唉退役了没球踢好无聊啊,空倒是多了运动却少了,亲爱的小朋友们,对于我该进行什么运动,你们有啥想法吗?某种不同的运动?帮帮忙给点建议咯,我会选最好的试试,但不是一个人哦,谁的建议被选中,我们就一起来运动哈,现在就看你们的啦~(你走

Kapitän Fips🇩🇪:

啊啊啊啊啊啊啊怎么会有队短这样可爱到反人类的生物!小脚丫都萌到原地炸裂!

大概一个坑。
最近写的很卡就先腿一下。
戳戳和我连梗的大可爱 @每天都被自己帅醒的赫利亚
谢谢赫赫利不嫌弃如此咸鱼的我。

码住!饿了就看一眼。

Elf:

糖其实是汤上thomasmuellerfcbayern妹子发现的,原图我7.25当天看到po汤上就没管了,而两人评论互动是7.26(因为跟国内联系多我电脑一直没改时间,所以截图上是北京时间,这点很重要),刚好错过==今天看到妹子po的照片与评论后跑去sixtus脸书求证,果然的确有JQ!

事情是这样的,sixtus跟dm联合搞了个小活动,赢家可以跟小队见面,就是图里穿二娃球衣的小孩Leo一家,见面后sixtus于25号17:35把照片po在脸书上圈了小队(小队没有转发,当天也没有回复

本来这没二娃啥事,但偏偏他就看到了还臭美地跑底下留言说:少年球衣穿得不错:-),为毛说时间很重要,因为那时正是拜仁亚洲行,也就是打完车子后的第二天凌晨04:48,也许是好不容易胜了一场当晚有庆祝活动闹到凌晨一夜没睡(没关注亚洲行不清楚),也许是时差还没倒过来半夜睡不着或者睡醒了躺着刷手机,总之,二娃看到了sixtus的照片并留评了,而这有两点很值得推敲,一是他关注了sixtus的脸书,因为根本就没人圈他……至于关注sixtus说明了什么就不用我多此一言了,二是综合他留评的时间,地点,出发点与内容,不难推测出是想和千里之远的小队互动(简直就是活生生的想你睡不着的梗好嘛!

果然26号21:55,小队回复二娃说:但他要的是我的签名球星卡😉,看到只想说你俩幼不幼稚!为了一个小球迷争宠!还是在Sixtus的官方账号下!(当然后面小队还礼貌地回复了sixtus说很高兴认识Leo一家👍🏼,其实整个照片下就他们俩有留言……

而小队的回复时间与内容也很值得推敲,因为25号当天sixtus圈他没回,等到二娃留评了才回,而且回的内容不怎么符合他一贯的对外形象(是不是觉得没人发现才这么肆无忌惮!

吃到这颗糖后又扫了一眼小队脸书,发现二娃在高尔夫慈善赛照片下也有留言,我们都知道二娃每年都邀请小队,小队只要有空都会参加,今年更是二娃全家齐上阵(除了lisa),而小队之前接受采访也说,退役后主要是跟二娃打高尔夫,好想问你们都不腻的吗……


[20170326][猪波]王子

墨如福音_Kyo:

波尔蒂告别赛去看了现场,百感交集 
算起来我入坑也快十年了……意气风发的少年到了谢幕的时刻,我也不再是初中生的脸。我们在变,他们在变,只有时间不变 
想说的话都在文里面了,是一个矫情逼写的平淡故事。各位食用愉快,Mua


(跟老王子击掌了……激动了半天想起来没拍照,抢了一个背影(。


……啊另外还请大家不要吐槽文中多次出现的多特蒙德有多冷,因为真的太 冷 了


最后,不知道还有没有人看这些文,但是猪波BK这两对cp我还是会一直写哒,鞠躬(就你这个诈尸频率??


 


弃权声明:他们属于彼此 
配对:猪波 
分级:PG
特别说明:写实,微虐,HE

BGM:All of Me - John Legend
链接:http://url.cn/42F2gQT 
(认真挑了歌,墙裂建议各位连同BGM食用,么么哒)


==========


王子


三月末,多特蒙德仍然很冷。早上飘了一点点雨,天气很阴,出门需要围巾,但风里已经没有恶意。这是北徳的春天,也是波多尔斯基曾经非常习惯并且喜爱的春天。即便树枝上还未冒出新叶,生机却以别样的方式展现出来。
今天有比赛,所以训练会相对放松,主要以调整状态为主。友谊赛不比杯赛,所以尽管英格兰也是强手,队内气氛却并不多么凝重。在训练的间隙,队友们半开玩笑地称今天是属于他的一天。所有人都觉得这场取胜的意义重大,波多尔斯基却因这些只言片语对自己产生了一点怀疑。他当然也想要胜利,但他应该是今天最渴望胜利的那一个,他应该感情特殊,心旌跌宕,可现在却异常平静,仿佛晚上的比赛和以前的一百二十九场无异。他对自己感到陌生——他一直以来都喜欢热闹、欢呼和获胜的吼叫,喜欢庆祝的拥抱和开怀大笑,即便在过去的低谷里,这也是他性格的一部分。在他刚刚进入国家队,小有名气时就憧憬过自己荣誉等身挂靴的那一天,青涩的脑袋里充满了美妙的幻想的泡泡——想想吧,目及之处全是自己的名字,满场欢呼只为一个人,而自己面对这样的大场面,鼓着掌,微笑沉着,语气深情地感谢球迷——真的酷毙了。可以说他整个职业生涯、乃至整个人生都非常享受这种仪式感,也不止一次在别人的告别赛上把自己踢到热泪盈眶。但今天不是。
这有些诡异。说白了,这种时候说自己没什么特殊感想显得有点儿矫情。波多尔斯基晃晃脑袋,自觉不是个矫情的人,却也懒得囿于心情。他在门口将鞋子踢掉,只穿着袜子走进更衣室。离去场地还有一小时,大家各自收着装备,他随手将上衣脱了丢到地板上,打开柜子取出手机。在开机的一瞬间,提示音响得连成了片。
经纪人的短信,妈妈的未接来电,俱乐部和国家队的前队友们从各种社交软件发来的祝福,红色的提示遍布屏幕的各个角落。他先给妈妈和经纪人回了电话,然后一边收拾训练包一边打开了Facebook。消息大部分都来自球迷,有几个要好的队友发了合照圈出自己,波多尔斯基随手点了赞,退出之前又刷新一下,施魏因施泰格的名字就在此时跳了出来。
是他的官方主页,发了一段挺长的英文祝福,配图是世界杯夺冠时两人的合照,但是没有圈波多尔斯基。他的眼睛在屏幕上停留了片刻,照片上他手里拿着大力神杯,施维尼高高地挥拳,两个人勾肩搭背,笑得龇牙咧嘴,五官都皱到了一起。
波多尔斯基皱皱鼻子,他知道官方主页一般都是经纪人在运营,除此之外,施维尼没有特别联系他。两人有一段时间没聊天了,施魏因施泰格最近很忙,转会是一件大事。他们也不再是二十岁的小伙子,十三年过去,男孩们早已学会该如何将彼此安排进自己的生活,该安排进哪一个位置。疏离和亲切,冷漠和温暖,都心照不宣。
只是偶尔他会怀念那个时候。小王子锋芒初露,蓝眼睛和骑士剑都流淌骄傲锐利的光。施维尼另类出格,他一腔蛮勇,两个人无法无天。施维尼带着摄像机闯进房间使劲拍打他的大腿喊他起床,他为了报复带着薯片反闯回去吃的施维尼满床都是。他们联赛时每天都短信电话,集训时就腻在一起,在赛场上互相做球,在更衣室里悄悄接吻,心跳和血液都滚烫,每一个蔚蓝的眼神都相通。他们是最年轻的黄金右路,唐突、尖锐、无畏,却受尽宠爱。
波多尔斯基抿了一下嘴唇,没有给那一条点赞。

球员大巴从马路上转来,缓缓驶过场地通道,两侧簇拥的球迷爆发出排山倒海的欢呼和掌声。波多尔斯基透过车窗望向人群——他们占满街道,披着三色旗,带着围巾,兴奋地挥舞着手中的帽子。他曾许多次在威斯特法伦球场比赛,这幅光景并不陌生。但黑色的玻璃仿佛将他和这个世界隔开了,外面的欢呼和怒吼隐隐传来,像石子没入水中,波澜沉默地消失。所有人,队友、教练、场地工作人员,都对他展露祝福的爱意和灿烂的笑颜,他手里握着没背熟的演讲稿,知道自己是今天的主角。从小到大,性格里易燃的部分使他一直非常喜欢受关注的感觉,但不是今天。今天他不想做主角,不想接受多余的关怀,甚至觉得没必要这样大张旗鼓,只希望这场比赛像以前一样普普通通过去就好了。
是的,十年前的他觉得挂靴是个大日子,要冠冕加身,音乐煽情,眼泪沿着斯拉夫的平原长出的高鼻梁垂下来,全场聚光灯照耀一个人。但是十年就像水一样流淌去了,二十岁的他坚信棱角不会被时间改变,最终却觉得,不过是退役了,没什么大不了。
这情绪后来反转于入场式的开始。波多尔斯基绑着队长袖标走在前面,队友跟在他的身后,通道尽头,绿草如茵。他那些潮湿的、茫然的心情在踏上场地的那一秒溃散,耳朵里瞬间灌满了欢呼和掌声,对胜利最本能的追求电光石火般占据了绝对上风。他们列队,球场两侧的屏幕开始播放制作精良的煽情视频,全场六万多的球迷同时起身,声势浩大地齐呼他的名字,夜空被强光灯打的昼亮,挂满了科隆旗的南看台拼出了巨大的poldi字样。初春的夜仍然寒冷,波多尔斯基却在这浩大的声浪中觉得躁动,火星一样温暖的流光终于一点点焚噬持续了一天的平静,流向四肢百骸,涌向头脑,转而沸腾,烧的他眼眶灼热——他心旌跌宕,已然变成了最渴望胜利的一个,今天是特殊的,王子终于决心画一个完美的句号,却不是为了自己。波多尔斯基满眼湛蓝的笑意,笑意里又含起了碎贝一样的泪光,这场景他以前悄悄排演过很多遍,其中不乏自认帅气的回应,但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他望着无限激动的人群,有些玩笑般的作势,有些促狭的窘迫,又满怀深情地将一个手指贴在了嘴唇前。
——谢谢科隆,谢谢德意志,谢谢你们。不要流泪和呐喊,彼此深爱的人。尽管嫩羽脱落,少年一样的锐光不在,但王子仍将为了最后的战役拼尽全力,就像以前的一百次一千次一样。

这一晚波多尔斯基的状态肯定不算职业生涯中最好的,但是他把承诺兑现了。德国队的新三叉戟们带着稚嫩的茫然,每一次进攻,他都得拼命地跑位,有时能把握住机会,有时没有。他被踢到脚踝,痛得在草坪上打滚,裁判过来拍拍他的肩膀,他站起来继续比赛。他进了球,给了英格兰的球门一记势大力沉的爆射,年轻的队友从后场跑过来激动地搂抱住他的肩膀。他什么都没想,什么都不愿意想,没有最完美的剧本,如果这是最后一次,那就全心全意地去体会每一分钟。
第八十四分钟,换人的哨声吹响。波多尔斯基停下脚步,他喘着粗气,隔着被汗水模糊的眼睛望向看台。人们站起来,再一次送给他经久不息的欢呼和掌声,无数的眼泪积在眼眶里,落到地面上。该下场了,波多尔斯基想。他向看台挥了挥手,转身和鲁迪拥抱,然后很平常地走向了替补席,没有再回头。
他慢慢地、慢慢地理解了这一个过于平静的自己。告别赛只是形式,这一天其实是缓慢地从时间里渗来的,渗透在那些容忍他纵容他,无限爱谅地唤他卢卡斯,在他被犯规时把他从草屑泥浆里拉起来,然后轻拍他后脑安慰的人的相继离开里。他最美好的时候是和这些人一起度过的,现在不过是回归罢了。那里是新的人生,他们仍将亲切地抱着他的脑袋,唤他卢卡斯。
他记起施维尼决定退役前给他发的短信。那是在夏天,属于童话的季节。
“这支队伍的面孔和风格都在变,和你有关的东西越来越少。有一天你就会觉得,我不需要再走了,我知道我最美好的时候是什么样子,这条路就到这里了。”
他忘记了自己是如何回复的。
——王子跟时间一起向后走,退到城堡门口。他手里的骑士剑不再锋利,蓝眼睛里的狡黠也染了风霜的颜色。他微笑着告诉你,快往前走吧,我是最后一个。童话到这里,就结束了。

终场哨响,德国队凭借他的进球一比零战胜了英格兰。等他最终结束球迷互动和赛后采访,已经过了十一点半。波多尔斯基独自穿过球员通道走向更衣室,门里乱七八糟的球衣袜套丢了一地,队友们早已收拾停当,准备乘车离开。足协周道地考虑了时间问题,给他安排了单独的车辆,他也就乐得享受一个人的更衣室和淋浴间。在整理过程中,波多尔斯基下意识地磨磨蹭蹭,像在等待什么,又像在畏惧什么。
手机震动了一下。
他飞快地把屏幕划开,发现只是Twitter的广告。波多尔斯基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这次是真的觉得自己太矫情。
他又打开Facebook,翻到那条祝福,逐字读完。再往下拉,是施魏因施泰格打着发胶,带着标准微笑,穿着精致的西装出席活动的照片。他们不再是少年,不再试图逆流而行,而是学会了同世界、时间、距离和彼此和解。然而长久滞于不见天日的角落里,再热烈的爱也会失去冲动。
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呢?
他们都变得更加沉稳,得体,岁月在他们的蓝眼睛下面沉淀刀刻的痕迹。可当有人同波多尔斯基提到最美好的时光,浮现在他脑海中的仍然是那个发型乱七八糟,笑起来眼睛和牙齿都在发亮,过长的牛仔裤盖住帆布鞋,真挚又胆怯地亲吻他的大男孩。
——王子没有驯服狐狸,但他曾像狐狸一样。后来,玫瑰刺痛王子,教会他成年人之间的爱。
波多尔斯基最终给那一条点了赞。

北徳的晚上真的很冷,球迷早已散尽,只留下三三两两的媒体车在收拾设备。他从球场背侧的通道不引人注目地离开,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下等待着车辆。
口袋里的手机响了一下,然后震动起来。
巴斯蒂。
波多尔斯基的脸上浮现微笑。他按下接通,话筒里传来的声音像夜晚一样低沉,带着熟悉的笑意。
“嗨,王子。完美的句号啊。”
“谢谢,我还以为你把这茬儿忘记了,兄弟。”
施魏因施泰格在电话那头笑了一声。
“你是白痴吗?怎么可能。”
“去你的,你才是真白痴。”
“那个进球我看到了,很漂亮,”施魏因施泰格把话题转开,仍是开玩笑的语气,“国家队比赛场上没有我,看来你适应的不错。”
“说真的,不习惯,但最后一次也没什么。要谢谢那些年轻人,他们进攻的时候基本上把所有的球都传给我了。这是个美好的结尾。”
“嘿,你记得我告诉过你吗?这是结束,也是新的开始啊。”
有些东西确实是新的开始。波多尔斯基默想,没打算说出来。但有些东西,最美好的时候确实已经过去了。眼泪算过去,荣誉算过去,没有了冲动的爱大概也算。黑色的球员轿车向他驶来,他一边向前走着,一边再次把话题转开,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精神一点。
“所以你在哪儿呢?英国还是美国?曼彻斯特还是芝加哥?”
“我在德国。”
波多尔斯基停下了脚步。三月的多特蒙德还很冷,因为飘过雨,水气极重。一种诧异感像雾一样从他的脚底升起。他三十二岁了,已经很少有什么事情能让他感到难以置信,但这诧异像是一只手慢慢地攥紧他的胃和喉咙,脑袋里的惊奇盒蹦出一根短短的弦儿。和三年前施维尼贴上来的嘴唇一样,和七年前他呵暖玻璃画上的心型一样,和十三年前初遇的时候一样。
“我乘下午的飞机到的。你知道,我要去美国了,家里也需要安排。如果你早点儿从球场出来,卢卡斯,说不定我们来的及在明天见一面。”
波多尔斯基下意识地将手机拿开,看了一下时间,十一点五十八分,确实已经很晚。
“说的没错兄弟。所以你在哪里?”
黑色的轿车停在他面前。车内传来嗡嗡的声音,像有人在交谈,抑或是音响。波多尔斯基随手拉开车门钻进后座,那种诧异已经转变成抑制不住的狂喜,他的声音依然很稳,面孔却已经因不自知的笑容皱成一团。他太想见他了,如果施维尼在柏林,那么他们满可以明天见面;如果他在慕尼黑,那么情况就要复杂一些,但问题也不大;如果他在罗森海姆……
“在你身边。”
他听见那个低沉带笑的声音从两个方向传来,那是他再熟悉不过的声线。司机侧过头来,摘掉了墨镜,他有白色雕像一样的巴伐利亚下巴,和狡黠而深情的蓝眼睛。
——但是王子有一个有忠诚的双眼的骑士,铠甲冰冷,胸膛滚烫。时间和空间的洪流使他们相隔万里,水雾模糊因果的细线,骑士却从源头跋涉而来,不知放弃,也从未离开。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