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木-泠

剑所指的地方,诅咒也如影随性。
披荆斩棘,在所不惜。
小队的眼镜【划掉】笑容由我来守护!

关于同人创作的吐槽

纸鸢菌:

土拨鼠与挖掘机:



咦我居然打了这么严肃的标题【并没有




其实是看别处有提到同人创作的态度所以想到了一些基本概念的问题……唉其实每次看到有人搞混我也是挺捉急的,不过还是关起门自己吐吐槽算惹_(:з」∠)_




1、AU,架空和PARO




AU和架空!不一样!




AU和PARO!也不一样!




架空和PARO!也!不一样!




AU,全名Alternative Universe,顾名思义就是平行世界。




平行世界的意思就是,只要是和原作的设定不一样的创作,就是AU。




换句话说,不管是在原作的某一个时间点开始创作与原作后续发展不同的故事,或者完全的架空,都是属于AU的。




拿最近看的钻A举个栗子,如果有一篇文,设定为容纯没有去青道,其他人还是在青道安定打棒球,那么这是一篇AU同人。




如果另一篇文,前面沿袭原作设定,然后中途将夏季决赛的结果改为赢了稻实进军甲子园,那么这也是一篇AU同人。




如果还有一篇文,全员都没有打棒球而是改去打篮球(……)了,这也还是一篇AU同人。




因为它们都与原作设定相左。




所以总的来说,同人创作除了严格的原作向同人之外就是AU同人。




PS:百度百科的介绍认为Predictive fiction(预测同人)也属于AU的一种,不过我倒不这么觉得,因为原作没有完结的情况下根据原作设定对后续剧情进行猜测和自行创作,应该是属于原作向的一种,不过这也是我的个人观点……








架空就简单了,原创意味上的架空是指设定有别于现实世界或者实际实事,同人意味上的架空自然就指的是区别于原作设定的创作。




不过比起AU基本上包揽了所有原作向同人以外的类别,架空同人往往仅指完全脱离原作背景和环境设定的那种。只要主要角色还在原来的环境设定中,一般都不会被归到架空里面。




还是举钻A的栗子,上面那篇全员去打篮球()的,就是一篇打篮球设定的架空同人。而前面的两篇因为还是处于原作世界观下,所以并不会被称为架空。








PARO,啊……说到这个就要从同人志的源头谈起……




咳好吧,PARO这个词来源是parody,原本的意思是指比较接近恶搞性质的模仿行为。应用于同人圈的时候则是aniparo和gameparo这两个词,它们指的是动漫改编同人志和游戏改编同人志。




……但是说这个是没有意义的因为就像同人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同人的意思了一样,paro也不是当年的paro了!【x




由于原意是指模仿和改编,所以PARO一般而言是指借用一部作品已有的世界观设定来进行同人创作。对,重点是借用已有的世界观




所以像每个圈子都会有的哈利波特PARO,或者很多圈子都会有的狂野情人PARO,或者有的圈子会有的魔戒PARO,这些都是将某个作品的世界观借过来,然后将另一篇作品的角色和人物关系放进去进行同人创作。




而很多作者让我很头疼的是,她们会简单粗暴地标上“警匪PARO”“佣兵PARO”“古代PARO”“现代PARO”……不不不请你们换成警匪架空古代架空现代架空好吗,那完全就只是朴素的架空啊_(:з」∠)_




不过反正这也只是我个人看法……








2、原作者就是叼




欧美作品相关的slash小说,在创作的时候作者往往会在文前发表一个很重要的弃权声明:这些角色不属于我。




而对于原作向同人的作者来说,不仅角色,还有他们的人际关系,生活环境,一切世界观设定,都不属于作者。




他们属于原作者。




所以说,不管你觉得原作有多少槽点,作者的设定有多么不科学,剧情的发展有多么生硬,都没有权力去改变它。




对,你可以在同人里写出自己的想法,改变剧情的走向人物的命运甚至他们本身的性格。但是在做这一切的同时也要认识到一件事:你从来都没有权力这么做。




这里要插播一点就是我从来都认为同人作者写出任何东西都是个人自由,这个任何东西里可以包括架空包括crossover,甚至包括NC17,包括OOC,包括ABO或者BDSM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只要是关起门来自己写。




放出来了就不能怕被人骂嘛。




有句话将同人创作称为“戴着镣铐跳舞”。大家又不是傻子不知道戴镣铐很累很麻烦,但是创作同人本身就是捡了人家现成设定的便宜,吃了人家给的饭你还嫌弃人饭不好吃那是你的自由,但是当场说出来被人泼一脸汤也是难免的不是?




所以——着重说OOC,我一向觉得哪怕同人作者跟原作者是灵魂之友也不可避免会出现OOC的情况,只是根据对原作剧情的把握大家各自程度不同而已,所以最重要的是对原作的态度。只要尊重原作用心去揣摩起码五成以上的精神能领会得到吧?就算实在领会不到但是心意到了也无所谓,大不了我不看就是了()。但是用着人家原作者创作出来的角色和设定然后反过来嫌弃原作……我就不说某些个圈的某些粉了,端起筷子吃饭放下筷子骂娘,这分明是素质问题吧。




也别说原作者本身怎样怎样,人家就算是一拍大腿临时想出来了个角色然后随便糊弄糊弄把他的剧情写完了,那也是人家的自由,原作者就是叼不要不服,有本事你自己去原创故事,要么就老老实实听原作的。








3、关于HE和BE




反正我是剧情合理派。




只要合理就是好E,结局强行喂SHI的原作哪怕大家一起手拉手HE我也不会接受的。




就是这么简单粗暴=。=


这大概是美术老师布置的最可爱的画了——
竹子万岁x

时空整理之古国|古埃及王国金字塔时期的法老列表(君主)

mark

谯皓中时空整理:

歷史是人類智慧之母,萬學之先。——通異




古埃及,位于非洲东北部尼罗河中下游地区的一段时间跨度近3000年的古代文明,开始于公元前32世纪左右时美尼斯统一上下埃及建立第一王朝,终止于公元前343年波斯再次征服埃及,虽然之后古埃及文化还有少量延续,但到公元时代已经彻底被异族文明所取代,在连象形文字也被人们遗忘后,古代史前社会留给后人的是宏伟的建筑与无数谜团,直到今日都还不断被挖掘出来。


古埃及的居民是由北非的土著居民和来自西亚的的游牧民族塞姆人融合形成的多文化圈。共经历前王朝、早王朝、古王国、第一中间期、中王国、第二中间期、新王国、第三中间期、后王朝9个时期31个王朝的统治。


在社会制度方面,古埃及有自己的文字系统,完善的行政体系和多神信仰的宗教系统,其统治者称为法老,因此古埃及又称为法老时代或法老埃及。


古埃及跟很多文明一样,具有保存遗体的丧葬习俗,透过这些木乃伊的研究能一窥当时人们的日常生活,对古埃及的研究在学术界已经形成一门专门的学科,称为“埃及学”。

古王国时期:

农业生产力的发展是古王国时期建筑、艺术、科技取得惊人进步的基础,而完善的中央政府使这些成为可能。在“维齐尔”(Vizier)的指导下,国家官员征税、协调水利工程以提高农作物产量,征用农夫进行建筑工程,建立司法系统维护和平与秩序。左塞尔、胡夫和他的子孙们修建的金字塔是古埃及文明(和法老们的权力)令人难忘的象征。


中央政府重要性的上升随之而来的是被法老承认土地拥有权并供养的官吏和书吏阶层。法老也会将土地用于修建陵寝或赠与地方神庙以保证死后对自己的崇拜。这样的五个世纪的封建统治逐渐削弱法老的经济实力,到古王国后期,法老已经无力维持庞大的中央机构。法老的权力下降,地方统治者随即开始挑战法老的权威。再加上史元5837年(公元前2200年)到史元5887年(公元前2150年)的严重干旱,最终导致国家陷入被称为“第一中间期”的长达140多年的饥饿和动荡之中。


本表选自古王国时期,即埃及金字塔建造期政权君主表:






【狼队】Memory

#这可能是一篇ooc的产物#
#原创人物有有有#
#我也不知道那个孩子哪儿来的#
#就是突然脑洞#
#图没忍住随手的#

序.
“快点儿啊!干完这一票就该回去了!”昏暗的路灯下,一群小混混在吵闹着翘车胎。
“你们……挡着我的路了呢。”一个稚嫩的声音冷冷的传入小混混们的耳中。“谁?!”其中几个猛地回首,一个十二三岁的男孩站在他们身后,右眼带着造型奇艺的红英石单片护目镜,一头略有杂乱的棕黑色长发在身后编成中式麻花辫,头上威胁的竖着一对毛绒绒的狼耳,正用一副纯良无害的笑容望着那群小混混们。小混混们一看只是个孩子,便不再理会。
“不让开吗……?”那孩子露出凛冽的目光,咧开嘴笑了笑,尖利的牙威胁的露着。“滋-”一声清响,小混混身后的墙面被一道细小的红光击穿,当他们惊慌的回过头时——那孩子右手调整着护目镜,眼中的红光是无法掩饰的杀意——那是一匹狼,是一匹危险到极点的狼。他极快的移动上前,左手握成了拳,缓缓刺破肌肤,三根尖利的骨爪毫不留情的抵在了其中一个小混混的脖颈处。他感受到身后人的恐惧,露出来了一个诡异的笑容。“moster!那是怪物!”其中一个人大声吼着,手中的小刀飞了出去,划破了他的肩。他回头冷冷的看着那个小混混,长款黑衬衫上划破的部分下,肩上的伤慢慢自行愈合着……“不想死,就劝你们滚啊。”
望着落荒而逃的一群混混,他一跃而上墙头。
“是谁给他们的勇气,在狼面前干这些混混事儿?”他摇摇头,回身翻过墙,离开了昏暗的小巷。
“真是麻烦啊,这个世界的Daddy到底跑到哪里去了?”

1.
“所以……亲爱的孩子,你叫什么名字?”“Alofs.”
Bobby出任务时带回来了一个孩子,那孩子把自己埋在帽兜里,但看得出面上的护目镜。他默许了Charles读他脑的请求,安静的看着一屋子的X Man。“所以,Alofs,我的孩子,你……来自另一个世界的未来?”“是的,”Alofs忽略了其他X Man惊讶的神情,回答道,“是的。这两个世界即将重合……但还有太多人没有完成在一起的使命……于是我就被派来了,作为X Man的队长。”“队长?”Logan出声质疑。“是的,和Daddy一样。”Alofs敲了敲自己面上的护目镜,回答道。角落里的Scott身形僵了僵。“你认识我吗,Alofs?”Jean上前,毕竟Scott是她的男朋友,这种时候自然只能站出来。“认识。”Alofs说道,Scott刚松了口气,他便接道,“Jean,我的教母。”Jean听后怔了一怔,接着笑着问道:“Hmm…那么和Scott'交合'的,是哪一位呢?我听说父辈母辈的遗传基因会同时遗传在孩子身上,不如展示一下你自己吧?”Alofs没回应,右手拉开帽兜露出狼耳,左手则是举起,伸出了尖利的骨爪。“Logan,他是你的儿子,显而易见。”Charles不嫌事大的说道。
“不可能!”Logan很坚决的否认道,“我怎么可能喜欢那个——那个瘦子?”他有些慌乱,他喜欢的是Jean,不可能是其他人……特别是那个瘦子……是吧?
他有些恼怒的夺门而出,Charles表示理解他的心情。
“我想我也需要整理一下——关于,这一切。”Scott说完也随之离开,轻轻关上了校长办公室的门。
几位X Man的女神们纷纷围上了Alofs。
“……你一般怎么称呼他们?”“都称做Daddy啊。”“那…哪一个算作mummy?”“这么说吧……我的全名叫做Alofs.Summers.Howlett。”
门口的Scott身形又是一僵。

“啪”。敏锐的狼耳捕捉到了身后轻微的脚步声,Alofs以极快的速度回身,不断调整镭射光射击的同时已近了机器战士的身。骨爪毫不犹豫的捅破钢筋,一次一次的撕裂着机器战士的身体,在机器战士彻底倒下的一刻,他尖利的牙撕扯下了机器战士的头颅。
“不可思议。”Scott面带微笑的出现,望向同样对他笑着的Alofs。“从没有任何一个12岁的躯体能够独自承受Danger room中的攻击——还胜利的如此精彩。”“毕竟我本体已经19岁了啊。”Alofs转身准备离开Danger room,“而且还是X Man的队长。”在一刹那的迟疑后,他回过头,直视着Scott,护目镜相对时折射出耀眼的红光,他左眼湛蓝的让人沉醉,就像他父亲护目镜后的那双眼一样。“就像你一样,”他说,“Daddy。”Scott很罕见的露出了一个完全放松的笑容,“我大概应该说,不愧是我的儿子。”

“Daddy,你一定会爱上他的。”Alofs做在Scott房中客厅的椅子上,用开玩笑般却又不可质疑的语气对Scott说着。“现在下结论不会太早了吗?我的Alofs。”Scott抬起头看向自己的儿子,他很像他,几乎是他的翻版。“我希望你爱上他。”Alofs换了种说法,“不然我可是会消失的。”Scott没有接话,沉默了一会儿后,开口问道:“你有喜欢的人吗?”Alofs愣了一愣,“他叫Edward。”“真希望他是个好小子。”Scott几乎从未这样开过玩笑,可是现在,他却无意识的说出了这句话。Alofs望了望自己的父亲,最后笑着将目光定格在了窗外,夕阳,就像是世界一切安好。“很幸运 他的确是。”

【王乔】写忆山水【11朵玫瑰】

#十一朵玫瑰的花语:爱你一生一世,最爱只有你一人。

    

荣耀九年初,乔一帆正在去兴欣国的路上。

他曾经是微草国的一名战士,和好友高英杰一同受邀加入了最高级护国军。而高英杰是天才将领,被指认日后会接下护国军队长王杰希的衣钵,带领护国军。所以因此,高英杰也时常得到王杰希的耐心指导。乔一帆随表面上不说,但心里何尝不想得到王杰希的半分偏爱呢。王杰希从荣耀三年便成为微草国护国军的队长,带领队伍让微草国两度成为国中霸主。虽然渴望,但在这样的高度毕竟不可能是他这样一个连战场都还没上过,不被人重视只是给正式军倒水的替补均能企及的。他在替补军的位子上一呆就是一年。直到第二年,刚建国的兴欣国中的一位老将——曾帮助嘉世国三度称霸的原嘉世国护国军队长叶修再度出山时与他恰遇,看出他的潜力,或是因为缺乏战力,邀请他来到兴欣国成为正是护国军。他本也有些犹豫,但这事王杰希却告诉他,微草国不需要他了。

刚听说微草国不需要他时,他有些悲伤是自然的,好友高英杰也十分不舍。但他很快从悲伤和不甘中振作起来,将情绪埋在心底,收拾包袱便上了路。

王杰希其实很喜欢这个小后辈。他看得到乔一帆的努力,也体会到了他的心情。但他不可能过多的指导乔一帆,因为更有天赋,也对国家更有利,更可能有帮助。他也想留下乔一帆,留他在身边,即使已经看出他的定位与护国军不合,就算让他一直当替补也要留住他,可是王杰希做不到。因为这样做,只会毁了乔一帆的一身和梦想。他最好的选择就是放手,放他去属于他的地方。从此不为军也好,去别的国家寻求适合的位置也好,总之王杰希相信,他可以做的更好。在不久后的将来,王杰希会发现,他是对的。乔一帆确实做出了改变,也达到了他自己从前不敢企及的位置。

时间回到当下,乔一帆还在路上。在只有他一个人的这个时候,少年的心酸与不甘仍有些压抑,却明显的浮现于面上。怎可能甘心?拼命努力却仍不被那个人注意……乔一帆有些悲哀的想着,心中却突然清明·。王杰希其实一直有在注意他,只是他不是核心,不可让王杰希如此无时无刻的关心。王杰希也有指导他,虽并不多却狠狠地戳中中心,并不是伤人,而是教导。这样看来,说不定然自己走也是为了他好。

乔一帆这样想着,面上渐渐浮出笑容。好吧,我会努力下去,会证明自己的实力和努力的。

他略略有些燥热,便打开包翻找着水杯。打开包后竟又有些发怔。

包内整齐的躺着十一朵玫瑰花,并未因点拨而有丝毫凌乱残破,似是一世芳华。

檀浅绛

发布了长文章:檀浅绛

点击查看

发布了长文章:《檀浅绛》